本篇文章1404字,讀完約4分鐘

 

    在擔任貝拉克·奧巴馬(Barack Obama)總統首席官方白宮攝影師的八年間,前白宮圖片辦公室(White House Photo Office)主任彼特·索薩(Pete Souza)走遍了美國50個州和60多個國家。前后總計乘空軍一號超過1300次、飛行距離將近150萬英里。

    “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跟著總統,從視覺上捕捉他生命中的職業與個人時刻,”62歲的索薩說道,他也曾是羅納德·里根(Ronald Reagan)總統的官方白宮攝影師。

    任職期間,他為奧巴馬拍攝了將近200萬張照片,他的新書《奧巴馬——一幅私密肖像》(Obama: An Intimate Portrait)于11月出版,其中收錄了315張最難忘的照片。除了那張在奧薩瑪·本·拉登(Osama bin Laden)任務期間,奧巴馬和顧問在氣氛緊張的局勢研究室的照片之外,還有幾張在總統旅行時拍攝的照片,包括在一個起霧的夜晚,總統與家人站在里約熱內盧救世基督像前,還有一張是他看著中國的長城。

   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索薩采訪節選。

    你能分享一些與奧巴馬總統最難忘的旅行嗎?

    在他的總統任期之初,我們去了埃及,我們在旅行的最后一天去了金字塔,還得以進到了吉薩大金字塔里面。我之前從未去過埃及,而身處金字塔之內的這種體驗,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。布拉格那次旅行也很棒。那是一個歷史悠久、有著許多古老建筑的美麗城市,那也是我頭一次去布拉格。還有,我每年都會和總統一起去夏威夷,一個拍照的絕佳場地。我喜歡那里的海灘、陽光還有食物,尤其是壽司和烤月魚。

    那與里根總統的旅行有哪些比較特別呢?

    我第一次去中國是和他一起去的,去了北京,看了長城和紫禁城,還在天安門廣場上走過,這都留在了我的腦海里。它們在中國歷史上的角色是如此重要,能親眼見到是很特別的。和里根總統的俄羅斯之旅也讓我有那種歷史回響的感覺。我們在莫斯科看了紅場和圣瓦西里主教座堂,我們還去了圣彼得堡,在那里參觀了埃爾米塔日博物館。

    撇去工作旅行不說,有沒有某個地點是你喜歡拍攝的呢?

    我喜歡拍攝一切對我來說新穎、不同的東西,而不是個別地點。盡管我在白宮的這些年讓我周游了世界,但這些旅行并非為了游歷,而當我不工作的時候,探索游歷就是我喜歡做的事。

    在你看來,那些想要拍攝旅行照片的旅行者需要花錢買一臺相機嗎,或者說,手機的攝像頭夠好嗎?

    這要看你拍這些照片的用途了。我就經常用iPhone的相機,完全沒問題。用手機拍照甚至還能放大,但如果你想把照片放大到海報的大小,最好還是有一臺數碼相機,因為拍出來的照片質量會更好。索尼(Sony)、尼康(Nikon)、佳能(Canon)、富士(Fuji)和徠卡(Leica)這些品牌都有不同價位的數碼相機。

    彼特·索薩在約旦佩特拉古城,照片由奧巴馬總統拍攝。

    要拍出好看的旅行照片,你有什么建議嗎?

    什么都可以拍,包括風景、人物、歷史古跡,但大多數游客通常都會在上午晚些時候到午后三四點之間外出觀光。而清早或傍晚,當地平線上太陽位置較低時,是攝影光線最佳的時間。一些夜間拍攝,搭配光和影會格外戲劇化。我同樣也鼓勵在惡劣天氣中拍照,比如在下雨或下雪的時候,因為這樣的環境能拍出有趣的照片。

    游客們如何拍攝如埃菲爾鐵塔或泰姬陵這樣的標志性景點呢?

    人們往往會近距離拍攝標志性景點,但我覺得從遠處拍攝會更加有趣。一張能將巴黎其他地方收入其中的埃菲爾鐵塔,要比光拍一座塔獨特得多。